钱小华: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 我谈些什么

2020-11-06 22:55 admin

 扫码分享

  除了用跑步的方式,不断的超越自我,我看了一半多一点了,真的没看出什么意思来,我太low了吧,你们都有什么读后感?

  刚刚看完这本书,今天晚上九点左右拿到。一点十五分看完,期间穿插着六公里的跑步。

  一本好书莫过于此,作者通过描述他的跑步态度映射出他的生活态度。

  让所有有需要的人从中吸收到他们想要吸收的养分。

  我自己得到的:

  1.痛苦无法避免,磨难可以选择。

  2.你如果是为了一个目标去做这个事情,那你一定坚持不住,请打从心底的喜爱上它,喜爱上那个不断突破的自己。

  3.当你跑一场铁人三项,你会碰到很多的小碰撞,但是,请相信,只要你跑完了,所有的碰撞都不会成为你的记忆,你只会记得跑完突破自己的那种自豪。

  谢谢,这本书跟六年前的乔布斯的视频一样重新点燃了我生命的光。

  万分感谢,无以言表。

  在我感觉看来,虽然是看似一本谈跑步的书,可是却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文中有些话,我觉得写得很好。

  1.无论何事,赢了别人也罢输给别人也罢,都不太计较,倒是更为关心能否达到为自己设定的标准。

  2.痛楚难以避免,而磨难可以选择。

  3.我不是人,是一架纯粹的机器,所以什么也无须感觉,唯有向前奔跑。

  4.如果说有什么必须战胜的对手,那就是过去的自己。

  5.正是跟别人多少有所不同,人才得以确立自我,一直作为独立的存在。

  6.心灵所受的伤,便是人为这种自立性而不得不支付给世界的代价。

  7.人生之中总有一个先后顺序,也就是如何依序安排时间和能量。到一定的年龄之前,如果不在心中制订好这样的规划,人生就会失去焦点,变得张弛失当。

  8.她们自有其步调,自有其时间性。我则有着我的步调,我的时间性。

  9.喜欢的事儿自然可以坚持下去,不喜欢的事儿怎么也坚持不了。

  10.输本是难以避免的。谁都不可能常胜不败。在人生这条高速公路上,不能一直在超车道上驱车前行

  11.同样是十年,与其稀里糊涂地活过,目的明确、生气勃勃地活当然令人远为满意。

  12.违背了自己定下的原则,哪怕只有一次,以后就将违背更多的原则。

  13.我非挑战纪录的无邪青年,亦非一架无机的机器,不过是一介洞察了自身的局限,却尽力长期保持自己的能力与活力的职业小说家。

  14.坚持跑到终点,中途不停下来步行,再就是享受比赛。这三者,依照顺序,便是我的目标。

  15.这个世界需要一个特定的恶人,可以供人们指名道姓,千夫所指:“全都怪你!”

  16.世上将马厩改造成车库的人多如牛毛,而将车库改造成马厩的,恐怕只有我

  17.不拘什么,按照喜欢的方式做喜欢的事,我就是这样生活的。

  18.缺点和缺陷,如果一一去数,势将没完没了。可是优点肯定也有一些。我们只能凭着手头现有的东西去面对世界。”

  这是我喜爱的一些句子节选,我的感触。

  文/江寒园

  一、

  于是我决定放弃是枝裕和的《幻之光》,用本计划看电影的这两个小时,为这本书写篇文字。

  薄薄的一本小书,四小时看完。早晨坐在阅览室的靠窗位置,打开窗子,“凉风飒至,自谓羲皇上人”。陶潜也许没想到,一千五百多年后会有人和他发出同样惬意的感慨(也许一千五百多年前的陶潜和现在的我吹得是同一缕微风)。

  村上开篇即玩了一个写作时常用的技法:

  有一句箴言说:“真的绅士,不谈论别离了的女人和已然付出的税金。”

  随后第二句即向读者老实坦白:“此话其实是谎言,是我适才随口编的。”

  喏,村上你什么时候这么老实过。在处女作《且听风吟》中你大段大段地引用哈特菲尔德的著作,并着重推荐了他的短篇《火星的井》。还像王小波在《我的师承》里那样介绍说:“文章的写法,我大多——或者应该说几乎全部——是从哈特费尔德那里学得的。”

  于是我看完《且听风吟》后第一件事就是搜索这个对你影响至深的哈特菲尔德。结果是——

  查无此人。

  他是你虚构出来的一个作家,你在你的长篇里虚构了他的——其实是你的一则短篇《火星的井》。到最后,到最后你都没跟读者坦白:“喏,不好意思啊,这个其实是我编的。瞒了你们这么久。不过有个作家叫做菲茨杰拉德,他是真实存在的。”

  于是当我看到开篇序里的这第一句话时,不禁莞尔一笑,村上果然又回来了。

  二

  村上在这本谈跑步的集子里也聊了一些关于写作的事情。

  上面所举的这句即是一例,有关写作技法。虽不很明显,但若是写作者,自然会注意到并加以吸取。

  其后村上陆续谈了几点。比如由谈论长跑自然过渡到写作长篇小说:

  “其要领与写作长篇小说一般无二。在似乎可以写下去的地方,果决地停下笔来,这样第二天重新着手时便易于进入状态。”

  后面还说:“欧内斯特·海明威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持之以恒,不乱节奏,对于长期作业实在至为重要。”

  海明威确实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好像是这句:

  “最好的办法总是在你感觉良好或者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候打住。别去考虑它,或者担心它,直到你第二天又继续。这样的话你的潜意识就会一直起作用。如果你每天都这么干的话,你永远也不会卡壳。”

  三

  村上在第四章谈到了作为小说家最为重要的资质。他提到了三点:

  1、才华

  2、专注

  3、耐力

  关于才华,村上其实谦虚了。他说,像舒伯特、莫扎特那样才华横溢的流星一般的艺术家,对我们大多数人不具备参考价值。

  可,村上大概不属于“我们”吧。

  大学毕业就和妻子开了间酒吧,之后突然决定写小说,于是白天经营酒店,逮着空隙就写两笔,深更半夜打烊之后,再回到家里,坐在厨房的餐桌前继续写,一直写到昏昏欲睡。事实上,村上的前两本小说,就是这么来的,《且听风吟》投稿后连复印件都没留——

  即便如此,依然得了新人奖。

  村上创作小说二十余年,还从没遇到过才华枯竭的尴尬境况。他一次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想写小说却写不出,我还一次也没碰到这样的事。有时我自己不去写,但没有过写不了的情况。写小说是艰苦而严苛的工作,但我没有因写不出而苦恼的情况。”

  喏,这个才是真得你吧。

  关于第二点,集中力。村上谈到:

  “我每天在早晨集中工作三四个小时。坐在书案前,将意识仅仅倾泻于正在写的东西里,其他什么都不考虑。”

  第三点则是耐力:

  “继集中力之后,必需的是耐力。即使能够一天三四个小时集中意识执笔写作,坚持一星期,却说‘我累坏了’,这样依然写不出长篇作品来。每天集中精力写作,坚持半年,一年甚至两年,小说家——至少对于有志于写长篇的作家来说。必须具备这种耐力。

  所以村上认为写长篇更近于一种体力劳动。和长跑很像:

  “每天不间断地写作,集中意识去工作,这些非做不可——将这样的信息持续不断地传递给身体系统,让它牢牢记住,再悄悄移动刻度,一点一点将极限值向上提升,注意不让身体发觉。这跟每天坚持慢跑,强化肌肉,逐步打造出跑者的体型异曲同工。”

  应当说,村上提到的这三点都是诚恳的经验之谈。才华姑且不论,后两点不仅是写作,对其他很多事情也都同样适用。

  四、

  有意思的是,即使是本谈论跑步的集子,也依然可以觅到村上其他一些短篇的痕迹。

  在第二章结尾,他说道:

  “闲话休提,我就这样开始跑步了。三十三岁,是我当时的年龄,还足够年轻,但不能够说是青年了。这是耶稣死去的年龄,而司各特·菲茨杰拉德的凋零也从这个年纪开始。这也许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在这样的年龄,我开始了长跑者的生涯,并且正式站在了小说家的出发点上——虽然为时已晚。”

  以及第九章的开头:

  “记得好像是十六岁的时候,算计好了家里人都不在,我站在家里的大镜子前赤身裸体,仔仔细细地打量自己的躯体,将身体上自以为不及常人的部位一一列出,[……]。我记得总共列到了二十七项。”

  这两段结合起来,很难不让人想起他的另一则短篇小说——《游泳池畔》。

  在这则短篇里,也有类似的语句与关键词:

  “在第三十五个生日近在眼前之时,他毫不犹豫地决定以此作为自己的人生转折点。”

  “这种晨间仪式一一进行完毕,他没有像往常那样出门去附近散步,而是以刚降生时的姿势站在更衣室墙壁上那面同人一般高的镜子面前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毕竟是后半生第一个早晨。就好像医生给初生婴儿体检,他带着莫名的激动上上下下打量自己的身体。先从头发开始,往下依序是面部皮肤、牙、下颏、手、前腹、侧腹、阴茎、睾丸、大腿、小腿。他花足时间逐一确认,将“+”“-”号记入头脑里的清单。”

  如果仔细阅读就会发现,其实不仅村上,几乎每个作家写下的作品间都交缠着诸多线索,不仅是同一题材的小说,也有跨题材的。彼此之间构成互文本,从中或可索隐出小说和作者本人的些微联系。这样对文本的探索,倒很有些像福尔摩斯探案。

  五、

  以及从这本书里还可得出一些有关村上本人的大致印象。

  村上在书里谈到了自己的性情:

  “我这个人是那种喜爱独处的性情,表达得准确一点,是那种不太以独处为苦的性情。每天有一两个小时跟谁都不交谈,独自一人默默地跑步也罢,四五个小时伏案独坐,默默地写文章也罢,我都不觉得难熬,也不感到无聊。”

  他也怕麻烦,称自己是“一遇上事情就想独自躲进壁橱里的人”。他甚至害怕得奖,因为“得了奖,必然又是采访又是约稿,没完没了,应接不暇。”

  他不太喜欢和人有过多的交往,并为此解释了一番:“每个人自有价值观和与之相配的活法,我也有自己的价值观和与之相配的活法。这样的差异产生了细微的分歧,数个分歧组合起来,就可能发展成大的误会,让人受到无缘无故的非难。遭到误解、受到非难,绝非令人愉快的事件,还可能使心灵受到深刻的创伤。”

  我们其实可以借用存在主义对村上所论述的这一段进行相当简练的概括——

  “他人即地狱”。

  所以在他成为小说家之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彻底改变生活形态。日升则起,日落则眠。[……],今后我们只见想见的人,不想见的人则尽量不见。”

  其实这些和我从他以往诸多小说的阅读中对他所得出的印象大致相同:

  大二的时候,从学校搬出来一个人住,喜欢读书,偶尔也写作。中午会午休半个小时。下午没事的时候会去学校里踢球,或者跑步。周六的晚上会去游泳。学校里也有几个要好的朋友,但没碰上能说知心话的。见面也只是适当聊几句。晚上回去后,会听一两个小时的爵士乐,业余最喜欢收集密纹唱片,黑胶的最好。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散步,一个人去游泳池,一个人去听音乐会。不以独处为苦。

  怕麻烦。不太喜欢同人有过多的交往,由于每个人主体性的存在,必然会发生摩擦、误解或争执,而这自然不能算是愉快的经历。所以尽量避免。

  看电影,不看电视。

  遇到困难也不跟任何人商量,独自思考,得出结论,然后行动。

  这样的生活从上大学一直持续到三十岁。这期间几乎不曾同任何人有过心灵上的交流。没有称得上是朋友的朋友;结交过几个女性,但全然没有得到幸福,也没有真正喜欢过谁。这十二年间,是在失望、孤独与沉默中度过的,可谓冰冻了的岁月。

  我时常觉得,村上在小说里为他的主人公刻画的这十二年间的人生轨迹,会成为我的谶语。

  六、

  接下来聊一下我的偶像福柯,以及萨特的存在主义。

  福柯认为,人的本质——假如人有本质的话——并不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固定的、普遍的东西,而是由许多带有历史偶然性的规范和准则塑造而成的,而那些规范和准则,又是由每个人都必须在其中成长的风俗、习惯和制度所规定的。

  按照福柯的看法,人的自我是被发明出来的,而不是被发现的。

  事实上,我们依然可以借用存在主义简练地概括出福柯上面这一段所言及的根本——

  “存在先于本质”。

  而这正是存在主义的根本观点之一。

  福柯坚持认为,一个理想的人并非那种努力去发现他自己、他的秘密的真实的人,而是那种力图发明他自己的人。

  而村上春树就是那种力图发明他自己的人。

  村上开爵士酒吧的那几年其实不太能算正常的自己。真正地回归自己是在做了小说家以后。

  清晨五点起床,晚上十点之前睡觉。在清晨,身体机能最为活跃的这几个小时集中精力完成重要的工作。随后的时间或用于运动,或处理杂务。日暮时分便不再工作,或是读书,或是听音乐,放松精神,尽早睡觉。

  从一九八二的秋天开始跑步,几乎每天都坚持慢跑。每年夏季跑一次全程马拉松,秋季参加一次铁人三项赛。

  他在书里写到:

  世上时时有人嘲笑每日坚持跑步的人:“难道就那么盼望长命百岁?”我却以为,因为希冀长命百岁而跑步的人,大概不太多。怀着“不能长命百岁也不打紧,至少想在有生之年过的完美”这种心情跑步的人,只怕多得多。

  大二的时候我晚上会去跑步,舍友问我是不是在减肥。我不知该怎么回答。当时自己对此并未想得透彻,现在再回过头来看,可能其中有减肥的因素,但只占了很小很小一部分。正如村上跑步不是为了长命百岁,我跑步也不是为了减肥,我们都只是想把自己这一生过得尽量完美一些。

  归根结底,村上和我属于一类人。

  克制,内省,作息规律,享受独处。读书、写作,运动。我们共同怀着一种也许模糊但终会贯穿一生的愿望,借用福柯的话来说,“从自我不是给定的这一观点出发,我想只有一种可行的结果:我们必须把自己创造成艺术品。”

  但他做得远比我更好。

  -

  文 @江寒园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而励」,本人诚意分享独家成长经验、职场感悟,互联网从业经验,篇篇走心,篇篇深度,愿年轻的你不再那么迷茫。

  ——————————————————————————

  看完上面几个回答,感觉自己的看这本书的理解还是稍稍肤浅,但仍觉得这本书能讲一个简单的道理讲的深入人心就已经很伟大。以下是我为这本书写的书评:

  每当在地铁噪杂的环境中捧起一本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就觉得异常幸福。并不是自己多么擅长阅读,而是村上君的这本书就如同跑步一样,看起来漫长,但每次打开阅读,总能悟到不一样的人生。

  村上春树29岁开始写小说,怎么也算是大器晚成了吧。更何况是从33岁开始跑步,他一点都不急。这是村上君。以前对村上君的印象总是来自于他的小说,颓靡忧伤,充满迷蒙和幻象。直到接触这部类似传记的文字。截然不同---他不但自律、专注,而且严格、节制。似一棵并没有生长在丰饶肥沃之地的小树,扎根,汲取,一寸一寸,长成了参天。

  从决定成为一名职业作家起,村上君就决定开始长跑。他之所以选择长跑,一是为了排除其成为作家后的孤绝感,二是为了能够有健康的身体支撑他持久写作,三是因为长跑简单方便,不受太多条件限制。在坚持跑步近30年后,他把自己对跑步的体验、坚持和感悟记录下来,集结成这本书。我认为这本书与其说是在谈论跑步,不如说是借用跑步在谈论人生,作者将几十年来对人生的态度和感悟融入跑步中,使之更加具象化。

  书中写道:“不管怎样,反正得坚持跑步。每日跑步对我来说好比生命线,不能说忙就抛开不管,或者停下来不跑了。忙就中断跑步的话,我一辈子都无法跑步。坚持跑步的理由不过一丝半点,中断跑步的理由却足够装满一辆大型载重卡车。”

  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困难的并不是下定决心那一刻,而是下定决心后持续的坚持。一个人在下定决心要做成某件事或者达到某种目标后,开始时总是劲头足,动力强,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的惰性、逃避心理等等就会慢慢显现,开始为自己找无数个看似“正当且合理”的理由,例如:心情太差、身体不佳、工作太忙、交际应酬等原因而放弃坚持,最后事情或者目标也就不了了之。

  对待跑步的态度,就是对待人生的态度。执拗地专注于坚持跑步那一丝半点的理由,不断地打磨、强化初衷,让它推动战胜那一卡车的“烂理由”,不管怎样都要坚持。这是村上君最不同的地方。

  很多人可能也会写出关于怎样跑步的文字,但村上君却写出了一本“跑步哲学”。就像很多人都会中国功夫,但真正像李小龙拥有功夫哲学的人并不多,这也是为什么这样的人总能经受时间的洗礼经久不衰。

  有人劝他,可以把酒吧交给别人打理,自己躲起来写作。他拒绝。“无论做什么事儿,一旦去做,我非得全力以赴不可,否则不得安心。将店铺随意交托给某个人,自己躲到别处去写小说,这种讨巧的事情我做不来。”

  于是,他关了酒吧。

  于是,他开始写作,一字一字。

  于是,他开始跑步,一步一步。

  在某种哲学意义上,村上君用跑步来顽强抵御着生命的某种虚无和无限消逝,用跑步来砥砺人生,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收获,尤其是关乎他生命的写作来说----跑步不但为他提供了健康的体魄和充沛的精力(这一点对于作家非常重要),还给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这对于一个小说家的重要不亚于浇灌干旱土地所必需的一口深井。

  后来,他第一次参加了马拉松长跑,并这样描写跑完后的情景:“我终于坐在了地面上,用毛巾擦汗,尽兴地喝水。解开跑鞋的鞋带,在周遭一片苍忙暮色中,精心地做脚腕舒展运动……这是一个人的喜悦。体内那仿佛牢固的结扣的东西,正在一点点解开”。那种喜悦想必也类似于成就感的内心情致,也如同写完长篇,搁笔,轻吐一口气。呼。

  写作,跟跑步,都成了他的哲学。

  “我那个人的、顽固的、缺乏协调性的,每每任性妄为又常常怀疑自己,哪怕遇到了痛苦也想在其中发现可笑之处的性格。我拎着它,就像拎着一个古旧的旅行包,渡过了漫长的历程……我心中对它怀有某种依依不舍的情感。”这是他对自己性格的总结。

  我喜欢这本书,在于写这本书的人,跟读这本书的人,都找到了一种宁静和回归。无论是跑步,是写作,还是其他,他找到了抵达生命的工具。

  人的一生可能会有很多这样的时候吧,有个念头冒上来,心一动,人忽然就怔在那里,周围的一切镜像都失色失声,你仿佛得到了上天的启示,心不能言,却一下子澄明通透。

  不要把这样的启示生生浪费了。说不定,上帝给了你抵达生命的工具。

  ◆ ◆ ◆ ◆ ◆

  附:摘一些他的字句,都是我在读到时,能让头顶上的明灯亮起来的:

  跑步对我来说,不独是有益的体育锻炼,还是有效的隐喻。

  别人大概怎么都可以搪塞,自己的心灵却无法蒙混过关。

  说起来,我这个人是那种喜爱独处的性情,这种倾向从年轻时便一以贯之,始终存在于我的身上。

  就同活着一样,并非因为有了结束,过程才具有意义。而是为了便宜地凸显过程这玩意儿的意义,抑或转弯抹角地比喻其局限性,才在某一个地点姑且设置一个结束。相当地哲学。

  老实说,我甚至觉得每天坚持跑步同意志的强弱,并没有太大的关联,我能够坚持跑步三十年,恐怕还是因为跑步合乎我的性情,至少“不觉得那么痛苦”。

  健康与不健康的东西绝非冰火两极,亦非针锋相对。它们相互补充,某些情况下自然地包于彼此之中。

  我甚至满怀欢喜地期待下一次出的小说是什么样子。作为一个不完整的人、一个有局限性的作家,我走过了充满矛盾、毫不起眼的人生旅途,却依然怀着这样的心情,这不也是成就之一么?

  持之以恒,不乱节奏,对于长期作业实在至为重要。一旦节奏得以设定,其余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然后要让惯性的轮子以一定的速度准确无误地旋转起来,对待持之以恒,何等小心翼翼亦不为过。

  当你不顾一切地坚持跑完,便觉得仿佛所有的东西都从躯体最深处挤榨了出来,一种类似自暴自弃的爽快感油然而生。

  萨默赛特·毛姆写道:“任何一把剃刀都自有其哲学。”大约是说.无论何等微不足道的举动.只要日日坚持.从中总会产生出某些类似观念的东西来。

  我是个懒于运动的人。爱吃吃喝喝,爱躺着看书,爱晒晒太阳逗逗猫,至于运动这事儿,八竿子和我打不着。幸得父母遗传,体重尚且维持在勉强可观的层面上,不过三天两头的感冒和腰间垂坠的肉,倒是提醒着我,身体实在是虚弱的很了。

  回头望望周围的亲朋们,鲜少有人因为真心热爱某项运动项目而真的去坚持不懈的锻炼自己的身躯,大多都是为了减肥、塑形,再困难些的,多是谨遵医嘱而要去动一动身体。

  不久前因身体原因休养了一阵子,早已将收藏已久的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大大享用了一番。读完后尽然有种把书扔了,想要出去跑两圈的冲动。于是一直寻思着,想逮到什么机会把自己的身体拖到残酷的环境里大大的鞭打一番,像是这样,似乎就能甩走囤积上肚子上的肉似的。

  试试拎着三公斤多的肉跑几圈看看,体会体会这是什么感受,然后你就会懂自己身上多余的赘肉压迫你双腿的感觉了。

  “请想象一下去肉铺买三公斤的肉,拎在手上走回家的情景,大概就能真实地感受到那份重量。”得啦,读完这段立马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肚子上囤积的脂肪,脑子里就想着自己掂量着自己六斤多的肥肉狂奔于途中,气喘吁吁的场景了!这,真是折煞人也,诸位倘若费力瘦身中,读完这段,估计同我一样,也要恨不得出去跑几圈了。

  倘若这还不能让你迈开步子,那我要说一句让你感到欣慰的话,村上春树也是一个易发胖的好吃鬼,甜甜圈、啤酒一样也不少,对待跑步这件事情上他也不得不甚是认真,因为他的妻子怎么吃东西都不会胖多少的,心有不甘的他也会叫嚣着“人生真是不公平啊!”的想法。

  不过村上春树究竟是村上春树,总能跳脱出另外一种角度,“这种体质的人,体力每每随着年龄增长日渐衰退。不着意锻炼的话,肌肉自然而然便会松弛,骨质便会疏松。什么才是公平,还得以长远的眼光来看才能看明白。”

  是不是读到此处,有些懈怠羡慕别人天生就瘦的人,也有些需要长久支撑自己下去的动力了?这世上哪有什么完全的公平呢,每个人以各种形态方式的存在必有其理由,倒是在自我减肥中、自我锻炼中、自我成长中,自我却是难以跨越的阻碍呢!

  痛苦难以避免,而磨难可以选择。

  倘若村上春树仅仅只是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与读者叨叨絮絮关于他跑步的东西,那这本书也就没啥特别的了。书中有过这样一段的描述,让我感到无比的熟悉,似乎在我们自我的成长和选择中这样的窘境从来不会消失。

  “假如说,跑着跑着突然觉得”啊呀呀,好累人啊,我不行啦”,这个”好累人”是无法避免的事实,然而是不是果真”不行”,还得听凭本人裁量。”

  这可真是一句锥心之言,“啊呀呀,好累人啊,我不行啦。”是不是熟悉的在哪儿都能听到,自己是不是也有很多时候会说。“恩,今天好累啊,实在是不想做了,如何如何……”“恩,好累啊,我已经连续锻炼这么多天了,周末就歇歇吧。”“真的好累啊,作业(工作)还是明天再做吧,反正大后天才交。”

  人生何其艰难啊,让我们“好累啊”的事情也着实之多,可是诸位回想一下,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了走现在的这条路,又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做着当前的事情想要走出一条新的路来。究竟是真的好累无法继续还是懒惰的借口,恐怕也只有我们本人最清楚不过了。

  想来,没有人会把刀架在我们的脖子上让我们必须要怎么做,无论现状如何,横竖都是我们自己的决定,大可逃避过痛苦的折磨,也大可咬咬牙迎难而上疼的死去活来,然后脱胎换骨罢了!决定权在于你自己,骗的了别人也骗不了你自己。

  别人大概怎么都可以搪塞,自己的心灵却无法蒙混过关。

  因着读了这本书的缘故,向来懒怠动的我,一股而脑儿的报了个22km的徒步走,这于平常时常锻炼身体人和爱逛街的妹子们而言,这也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漫步走而已。但是于我这样的人而言,可能就有些自我折磨的意味在里面了。

  显然,我的身体不是很配合,左膝盖隐隐的嘎达响着,走路有些不协调,那扭捏的姿势像是嘲笑着我的不自量力,开头就被远远的甩在了队伍的后头。L先生也甚是担忧,似乎为我这没开始就要落败的模样做好了要安心抚慰我的准备。

  其中过程自不必说,眼看就要到终点了,脚底板硕大的水泡疼的麻木,膝盖机械艰难的挪动着,一心想着赶紧到头,脑子里的庄子圣贤什么的早已忘得干干净净。当被赛程组织人员错误告知可能还有2km的时候,崩溃的眼泪便立马糊住了脸上的粉,惊的身旁被我拖后腿的L先生一愣一愣的。

  终于到终点啦,终于不用再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最后的结果是最后两名,苦了陪同我的L先生。唯一欣慰的是,我拒绝了屡次向我招手的救援车,好像还行吧。

  “在长跑中,如果说有什么必须战胜的对手,那就是过去的自己。”

  可不是么,减肥也好、锻炼也好、读书也好、兼职也好……这人生的长跑里,提升自己的道路上,谁都不是自己的对手,真正的对手从始至终也只有一个,就是过去的自己,而最佳的伙伴就是未来的自己,他以一种更加热情洋溢的方式在向当前的你招手,而你,只需要问问当下的你,要不要,迈开步子,抛弃身上的负重,大步流星的奔向你想要的未来里!

返回顶部